主办:河南日报报业集团 河南省新闻摄影学会
 
 
 
 
当前位置: 首页 - 读图 - 美丽河南 - 美人

梦想面前 年龄算什么

  杜松叶在片场

  杜松叶,这位67岁的洛阳老人,从2014年退休后开始接触表演,积累了经验后不满足于在本地拍摄网络剧、情景剧,同时也为了提高自己的表演水平,毅然决然去横店当起了“横漂”。在经历了“龙套演员”的苦与乐后,于今年3月被北京电影学院破格录取,即将进行为期一年的成人教育表演专业的学习,她也成为北京电影学院自建校以来年龄最大的学生。

  4月19日,大河报·大河客户端记者专访了杜松叶。对于自己“一不小心就创了纪录”的举动,她颇有些不好意思,觉得还是低调点好,生怕周围朋友说她不安分。但谈到表演,杜松叶便侃侃而谈,她不在乎收入,也不在乎能获得多大的名气,她唯一在乎的就是自己真的喜欢当一名快乐的演员。

  杜松叶在片场

  A

  退休后闲不住那就演演戏

  其实杜松叶退休后,也像寻常老人那样试图找点大众乐趣,但最适合她的是表演。

  杜松叶原本是一名国家干部,1999年下岗后自己组建了公司,2013年,她把生意交给儿子打理后便准备享受晚年生活。只是忙碌了大半辈子的杜松叶并不太适应清闲的生活,一开始参加洛阳的老年模特队,练习了一段时间觉得自己跟不上节奏,又接触了很多老年人都爱玩的“抖空竹”,但很快也发现这项运动不适合自己。“我老伴儿爱听河南戏,那我就去唱唱戏吧!”杜松叶告诉大河报·大河客户端记者。

  一次偶然的机会,杜松叶接触到了一档情景剧的拍摄,对方很热情地邀她参与拍摄。杜松叶一开始是拒绝的,因为自己丝毫没有影视表演经验,能行吗?“最后还是去了,因为对方告诉我,平时生活中是什么样子,就怎么演,千万不要有舞台范儿,就是一种过日子的感觉。”杜松叶说,“过日子我会啊,那就放开演呗,结果发挥得还不错。”

  和表演情投意合的杜松叶从此以后便成了一位“高产”演员,在洛阳当地她接拍了包括《圆梦》《赎罪》《别瞧不起你爸爸》等20多部微电影、情景剧、网络剧和栏目剧,还于2015年参演了一部院线电影《仫佬行者》,虽然大都是男一号的妈妈、女一号的婆婆等配角,但杜松叶从中体会到很大的乐趣。

  B

  为提升演技去横店当“横漂”

  2015年11月13日是杜松叶难忘的日子,这一天,她正式成为一名“横漂”。

  对于一般业余表演爱好者来说,平时过过瘾也就行了,杜松叶为什么会产生去横店的想法呢?这一切源自2015年8月的一天,杜松叶在渑池县的一个微电影剧组试戏,她扮演主角的母亲,演她老伴儿的是一位不到50岁的男演员。杜松叶说:“按说他还年轻,但他演老人演得可好了,我就问他怎么学的。他说我在横店当演员啊,那里拍戏的多,机会也多,练出来的,如果你想去,再去我带着你去。”这一说不打紧,“去横店”的想法就盘桓在了杜松叶心中。在征得家人的支持和同意后,杜松叶便付诸行动,后来那位男演员“老弟”因事无法和她同行,“他把去横店的路线、交通方式还有他在横店的熟人联系方式都给我了”,杜松叶说。

  和很多年轻的“横漂”一样,初到横店的杜松叶也经历了无人问津的起步阶段。“我没有经验啊,到剧组去选角导演都先要演员资料,还有试戏视频,以前也不知道保存有关资料,所以当时我都没有,后来才一点点积累起来了。”

  残酷的横店龙套生涯并没有因为杜松叶的年龄而眷顾她,早上三四点起床、凌晨一两点收工成了生活常态,至于报酬,杜松叶笑言:“8个小时70元,超过8个小时每小时加10元。我算了算,2015年去横店那段时间,我花了三四千元,收入只有两千多。”要说与其他群众演员不同的是,大多数“横漂”都是为了生计,而支撑杜松叶的完全是“爱好”。让杜松叶难忘的经历是有一次去上海试戏。“有一个企业拍宣传广告,要征集一名泼辣大妈演员,我就想去试试,周围朋友都说别去了,上海演员多得很,选不上还得搭上来回路费,我不服,去了之后从100多个大妈中被选上了。”杜松叶说,“拍了一天,挣了800元钱,这是挣得最多的一次。”

  漂的时间久了,随着演技、人际关系提高的还有如何跟明星相处。刚开始杜松叶和很多新人一样,看见明星就想去合影,后来才知道当群演的规则之一就是不要找明星合影,一个群演合影往往会带动很多人,会让明星陷入尴尬的境地不说,还会影响拍摄进度。

  有了“横漂”的基础,杜松叶2017年在北京先后参加了多部网络大电影的拍摄,在剧中都是男一的母亲或者女一的婆婆,在网络大电影《绝命夫妻》中还当上了主演。

  在回到洛阳之前,杜松叶刚参加完赵丽颖主演的电视剧《知否知否,应是绿肥红瘦》的拍摄,“这部剧有50集,共拍摄了208天,我是特约演员,很幸运地参加了杀青那天最后一场戏的拍摄”。

  杜松叶在北京电影学院门口本版图片由杜松叶提供

  C

  北京电影学院唯一破格录取的学生

  当杜松叶拿到北京电影学院的准考证后,她犹豫了,去不去呢?会不会太折腾了?

  有戏拍去横店,闲暇时回洛阳,当这种生活状态持续了一年多后,杜松叶又感受到危机了。和她一起横漂的要么是上戏、中戏、北京电影学院毕业的科班生,要么就是在横店漂了十来年的老资格,自己要文凭没文凭,要经验没经验,总觉得自己的演技和老演员相比差距太大,就萌发了去进修的想法。

  有一次,一位电影专家去横店开讲座,在自由发言时间,杜松叶提问:“我今年64岁了,像这样的年龄去学习晚不晚?”得到的答复是:“学无止境,任何时候开始学习都不晚。”从那时起杜松叶就开始了解国内影视院校的招生情况,上戏、中戏对年龄限制得严,今年3月份,当得知有朋友要参加北京电影学院的学习,杜松叶就打听到了该校招生老师的联系方式。“当时在电话里老师问我多大了,我如实回答后,对方沉默了几秒钟,说让我把个人资料先寄过去,权衡一下情况再说。”

  杜松叶把有关资料寄到北京后,过了几天,便拿到了北京电影学院的准考证,她犯难了,“到底去不去考?周围人会不会说闲话?”这时候还是老伴儿支持她,“去呗,这不就是你一直坚持的方向吗?”

  2018年3月19日下午,杜松叶站到了北京电影学院的考场上,自我介绍、形体表演、声乐表演、诗歌朗诵、即兴表演……“每一项考完,主考老师都互相点头,当时我就心想这次有戏。”原本计划考完就去横店的杜松叶在3月20日就收到了北京电影学院成人教育表演专业的录取通知。负责招生的老师对她说:“大姐,我们学校的招生年龄限制在60岁,您是建校以来唯一破格录取的学生。”

  虽然创了一个纪录,但杜松叶还是希望低调点儿,毕竟表演只是自己的爱好,不图钱不图名就图个乐子,不过能够从玩票儿到“正规军”一路走来,杜松叶还是实现了坚持梦想的奇迹。4月21日,杜松叶就要踏上北上的行程,进行为期一年的学习。考虑到杜松叶的实际情况,学校还允许她随时请假,但杜松叶表示会遵守学校的纪律,也坚持自己的原则,做一个认真学习的“大龄学生”,在孩子们中当一个正能量奶奶级的学生。

 
验证码:    
全部评论
 河南图片网
Produced By CMS 网站群内容管理系统 publishdate:2018/05/03 17:30:4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