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办:河南日报报业集团 河南省新闻摄影学会
 
 
 
 
当前位置: 首页 - 读图 - 梦想河南 - 人物

为民甘做孺子牛

 

  我会牢牢记住我是一名中国人,是一名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中国人……我会在工作中坚持党和人民的利益高于一切,个人利益服从党和人民的利益,吃苦在前,享受在后,克己奉公,多作贡献,以我的实际行动来报效祖国。

  ——摘自许帅入党志愿书

  引言:回家

  6月30日上午,安阳市韩陵山脚下,哀乐低回,素花环绕,泪飞如雨,气氛凝重。阳光照射在安阳天寿园墓地,一方特别的墓碑分外耀眼。

  碑上没有墓志铭,只印有5张墓主生前照片;碑旁栽有一棵玉兰,满树翠绿;碑前,一尊石雕“孺子牛”静静卧着,似其主人精神化身。

  墓碑主人,名叫许帅,生前为安阳市救助管理站站长,6月27日被中共中央追授为“全国优秀共产党员”。

  这天,许帅回“家”了。

  献身医学研究590天,今年4月,许帅遗体在郑州火化,父母将其骨灰安放在这里。年轻而帅气的许站长将长眠于此。

  犹记得2013年初夏,他在风华正茂之时,毅然走进安阳市救助管理站,埋头俯身,心甘情愿做流浪乞讨者的依靠。

  任职短短三年间,他像一头不知疲倦的“孺子牛”,围绕“救助”主轴,把受助人员当亲人,将一位位流浪乞讨者送上回家的路,直到36岁的生命戛然而止。

  生为难者解困扰,死为他人送光明。一生虽短,但许帅谱写了无比壮丽的人生诗篇,树起一座不朽的丰碑。

 

 

  无悔抉择——

  “我愿意把受助人员当作亲人,把救助工作作为我毕生的事业。”

  2002年秋,大学毕业的许帅,走进民政队伍。本来他在科室工作,环境舒适。

  2008年,汶川大地震,许帅作为志愿者,赶赴抗震救灾第一线。回单位之后,他立刻找到领导,执意要调动到救助站工作。

  很多人不理解:别人都想坐办公室,他为何非要下基层。面对质疑,许帅的回答是:在汶川,我亲身感受到救助别人的意义。

  “我愿意把受助人员当作亲人,把救助工作作为我毕生的事业。”第一天到救助站上班,许帅就许下诺言。

  许多人对救助站并不十分了解。这里的服务对象多是癫痫、智障患者,救助时不仅困难多,还面临被感染传染病的风险,因此被公认为是件“苦差事”。

  受人员、设施等因素限制,当时的安阳救助站也和全国大多数救助站一样,将滞留的智障类特殊救助对象交由站外代养机构照料。

  2013年5月,经过竞争上岗,许帅被聘为安阳市救助管理站站长。

  上任后,他就到托养机构查访。那里条件简陋、环境污浊,他当即决定:把40多名在外托养人员统统接回。

  站里意见不统一。因为这些人员长期在外乞讨流浪,存在疾病传染、死亡赔偿等诸多社会问题。一旦出了事,恐怕会“吃不了兜着走”!

  许帅则说,这些人生活在社会底层,如果连救助站都不去关心,又有谁会来管?“出了事我一人承担。”

  一天都没多等。为确保救助对象得到妥善照料,许帅几乎跑遍安阳市内所有医院、养老院、托老机构,实地体验,反复比较。

  2014年,安阳市救助管理站在全国率先设立医疗安置区。他们以政府购买服务的形式,引进一家专业护理机构,走出一条“医养结合”新路。

  有了专业护理机构后,进站的受助人员先进行体检和传染病筛查,接受分级护理,得到精准救助。不少受助人员经过精心照料和治疗,恢复正常,重返社会。

  自医疗安置区设立以来,安阳救助管理站仅在许帅任职期间,就收治智障、癫痫等特殊受助人员200余人,其中有138人病情得到缓解和好转,128人被顺利护送回家。

  护理机构负责人吴青山清楚地记得,许帅迎接第一批30多名救助对象回站时的情形。有位下肢瘫痪的救助对象,被工作人员抬上车时,懵懵懂懂地问许帅:“这是去哪儿呀?”许帅拉着他的手说:“回家!”对方疑惑地问:“家?”许帅微笑答:“对!回咱家!”那一天,许帅开心得像个孩子。

  2013年8月,为进一步改善救助环境,许帅又瞄准了一个新目标——创建国家级救助管理机构。

  在近一年的创建过程中,许帅每天吃住在站里,不分工作日和节假日,饿了吃泡面,困了睡沙发,从各项制度修订到站容站貌施工改造,他都坐镇指挥,单是整理的创建资料文件就有半米多高……

  辛勤耕耘迎来收获。2014年5月,经民政部验收,安阳市救助管理站顺利晋级为“国家二级救助管理机构”。

  这一年,一名怀孕的受助女子在救助站里产下女婴,之后救助站通过采集DNA血样帮孕妇找到家人。这是我省首例通过DNA血样比对寻亲成功的案例。

  此后,许帅安排工作人员把母女二人送回广西玉林,与亲人团聚。意外的是,时常神志不清的母亲,竟清晰地向乡亲们介绍护送她们的工作人员:“这是安阳救助站的,他们都是好人……”

  许帅主动与警方对接,开通“救助专线”,为受助人员采集DNA血样,及时输入公安部门“走失人口库和人口信息管理系统”,进行DNA血样比对。他任职期间,共有114名受助人员的DAN血样信息,被推送到全国救助寻亲网。

  为民情怀——

  “我相信只要我们共同努力,他们的人生就能改变。”

  诗人惠特曼有句名言:“没有信仰,就没有名副其实的品行和生命;没有信仰,就没有名副其实的国土。”

  早在大学期间,许帅就埋下信仰的种子,向党组织递交了入党申请书。

  2016年5月,安阳市电视台录制“两学一做”教育节目,要求许帅宣读入党誓词。读完之后,他饱含真情地加上一句:“我为我是一名中国共产党员而感到骄傲和自豪。”

  同年7月,许帅被授予民政部最高荣誉——“孺子牛”奖。

  俯首甘为孺子牛,终其一生为人民。

  这是共产党人的信仰,更是许帅孜孜以求的目标。在他身上,我们看到了信仰的力量。

  医疗安置区成立后,许帅对受助人员康复训练特别关心,时常躺在治疗床上体验,带上治疗仪试试。他对医生说:“他们和正常人不太一样,所以治疗时,你们要随时注意病人的反应,及时调整方案!”

  他把“换位思考”做到极致:救助站所有床头改为无棱角床头,所有可拆卸床铺被固定,所有风扇装上保护网,所有电源开关移到工作人员控制室,所有暖气片改成地暖,就连拆除铁窗时留下的钢筋茬子,也全都被打磨平整……

  一次,许帅和采购科科长董鸿军一起检查刚购置的牙刷。许帅拿出两支,问:“你发现这两个样品有啥区别没?”董鸿军观察半天,也没看出哪儿不同。

  许帅用牙刷往自己脸上扎了扎,说:“你看,这两个牙刷柄,一个是圆头的,一个是尖头的。对救助对象来说,尖头牙刷是不是不安全?”

  董鸿军恍然大悟。从此,他采购物品的标准多了安全考量。

  经过一年多努力,许帅带领同事们把救助站从原来戒备森严的收容遣送站,改造成卫生整洁,有地暖和热水器等生活设施,有大型投影仪等文教娱乐设施,有图书室、电脑室、活动室等19个功能区的“家庭式”救助站。

  许帅还把救助站打造成流浪儿童的家。2014年5月,救助站救助了14岁聋哑流浪儿童小宫。许帅帮他联系了安阳市特殊教育学校,希望他能和其他孩子一样接受教育。

  没想到,入学不到一周,校长打来电话,要求小宫退学。因为小宫在社会上流浪久了,一些习惯严重影响其他同学。

  许帅第一时间赶到学校,央求校长再给孩子一些适应时间。

  校长被许帅的诚恳打动:“你这样心疼流浪孩子,太难得了!”

  许帅说:“如果我们不帮他,他的一生可能就毁了。我相信只要我们一起努力,他以后的人生就能改变!”后来,小宫与同学相处越来越融洽。在他的入学登记表里,“家庭住址”一栏写的是救助站,家长是许帅。

  “拼命许郎”——

  “就算我的生命只剩一分钟,我也得回救助站。”

  就在许帅的救助事业风生水起时,病魔却开始悄悄“侵蚀”他。由于长期超负荷工作和不规律生活,2014年开始,许帅出现腹痛、便血等症状。

  后来病情越发严重,不得不住进医院,医生检查后建议他转入北京协和医院做进一步检查。很快,诊断结果出来——胃癌四期,医生说可能只有3至6个月的生命。

  拿到诊断书,许帅双手捂脸,泪流不止。他对父亲说:“爸爸,我要回去,回去后可以边工作边治疗。”

  “你都病成这样了,咋还想着工作?”父亲许宏刚又急又气。

  为这事儿,父子俩在病房里争执了一上午。最终,许宏刚拗不过儿子,只得同意他回家。

  在安阳市肿瘤医院,病人许帅的“不听话”一度让医生护士头疼不已。

  “上午输完液,下午就不见了人。起初,医护人员不了解情况,还以为病人不配合,都很生气。”许帅的主治医生王俊生说,后来才知道他是“溜”回单位上班了。这让他们十分震惊。随后院方不得不按照许帅的工作时间,专门“订制”了一套治疗流程表。

  那年冬至,许帅输完液,就和站里职工一起去给街上的流浪乞讨人员送饺子。每到一处,他都亲手把保温桶里的饺子舀出来,盛在碗里,双手递给受助人员。

  冽冽寒风中,许帅手捂腹部,咬牙坚持。同事问他为啥不留在北京治疗,他说:“年底有很多受助人员需要送回家,我放心不下。就算我的生命只剩一分钟,我也得回救助站。”

  随着化疗次数增多,许帅身体日益衰弱,开始小便失禁。为此,他每天穿纸尿裤去上班。

  由于药物副作用大,他的血压急速升高,导致手脚满是裂口,脚疼得不能着地。他只得拄双拐去上班,晚上下班回家就瘫倒在床上,被血浸透的袜子粘在脚上脱不下来。

  病情再次加重,许帅腹腔内产生大量积液,导流管每天要引出10余斤液体,他就插着管子、带着药盒上班。

  恨不得一分钟掰成八瓣儿用的“拼命许郎”,将自己“燃烧”到极限。身高1.76米、原本体重80公斤的他,瘦到不足百斤,昏倒的频率也更高了。同事劝他赶紧回医院,他总以“我能顶住,忙完就去”推脱……

  “每周一早上开例会,他从不缺席。有时开会肚子疼,他就一边揉一边开……”救助站副站长杨瑞红说。

  在许帅参加的最后一次会议纪要上,详细记录着其后的工作安排:成立救助站青年志愿服务队;救助科做好“夏日送清凉”专项活动准备;未成年人保护中心提前一个月部署“蓝精灵”志愿服务队开展活动;总务科负责购买蚊帐等用品……

  杨瑞红记得,那天是2015年6月13日。两天后,许帅再次昏倒,从此再也没能离开病房。

  病床上的他,只要意识清醒,就会叮嘱同事一定要把救助站医疗安置区二期规划落实好,装上顶棚,让受助人员在恶劣天气里也能锻炼身体……

  赤子之心——

  “我是从事救助工作的,这是我救助道路上的最后一站,希望你们能够理解我、成全我。”

  “死亡并不可怕,人不能延长生命的长度,但可以拓展生命的宽度。”这是许帅生前反复劝慰父母的一句话。

  弥留之际,许帅口不能言。在和红十字会工作人员用纸条交流中,被问及“愿意捐献眼角膜和所有器官吗?”许帅歪歪扭扭写下“是,不仅如此”,落笔之时甚至连句号都没能点上。

  2015年7月,许帅病情接连恶化,他瞒着家人向红十字会和国家遗体捐献中心申请登记,自愿在去世后将器官捐献他人。许宏刚得知后,近乎崩溃。许帅恳求父亲:“我是从事救助工作的,这是我救助道路上的最后一站,希望你们能够理解我、成全我。”

  2016年6月30日上午,许帅陷入昏迷,已无法完成遗体捐献申请登记手续。在安阳市中医院肿瘤科病室,许宏刚用颤抖的右手在《志愿捐献遗体申请登记表》上签字。泪水打湿了纸张,但他仍坚强地替儿子按下手印。许帅的母亲痛哭着瘫倒在桌前,迟迟不忍签字,她悲呼着:“这是我的孩子,我不能签字,不能签字啊……”

  “儿子想要把自己的一切奉献出来,作为父母,我们应尊重他的选择。他是一名党员,他把党的事业看得比生命还重,我们完成他的心愿吧。”在许宏刚的劝说下,许帅的母亲忍痛签字。

  2016年9月1日1时16分,因抢救无效,年仅36岁的许帅静静离世,神态安详。

  第二天,河南新郑17岁少年朱新蕴重新见到光明;随后,郑州一家眼科医院里,39岁的驻马店人张华,也通过眼角膜移植手术睁开眼睛。

  许帅遗体随即被送到郑州大学,用于科研教学及研究病源。

  “不仅如此”,许多人都在揣摩这四个字的含义。

  有人认为,这是许帅在病入膏肓之际,希望死后将自己身体有用的部分全部捐献。

  也有人解读,他希望捐献遗体不仅是一个人的事情,希望更多人把这种爱、这种精神传递下去,让这个社会更加温暖,更充满力量。

  一切皆如他所愿。

  他的爱在默默传递,精神在静静流淌。在许帅追悼会上,一位70多岁的老人泣不成声。她说,此前她一直有捐赠遗体的心愿,只因家属不同意而搁置,当她将许帅的故事讲给子女听后,终获理解。

  安阳县一位民营企业老板毅然签下“遗体捐赠书”,他说,是许帅让他坚定了死后捐献遗体的决心。

  尾声:不说再见

  斯人已逝,追思犹存——

  6月30日,记者来到安阳市救助管理站,大院正中“温情救助大爱无疆”八个大字在阳光下依旧醒目;医疗安置区外的南墙下,许帅生前和同事们一起栽种的一排桃树枝繁叶茂;安置区内,覆有乳白色薄膜的钢结构顶棚遮住了正午阳光的炽热,受助者们在广场上自由活动,神情怡然。

  他的遗愿已成为现实。

  不说再见,许帅没走,同事们耳边不时响起他熟悉的声音。“工作中要有公心、爱心和善心,得了解受助对象的内心。”杨瑞红、吴青山、董鸿军……他们常常站在医疗安置区入口,仿佛在等待他归来。

  不说再见,许帅没走,他的精神传遍中华大地。6月27日,中共中央追授许帅等7名同志“全国优秀共产党员”荣誉称号。此前,安阳市组成“许帅同志先进事迹报告团”,在全国进行了为期9个月以上、覆盖全国30个省自治区直辖市、共38场、直接观众达5万余人的巡回宣讲。全国多地纷纷举办他的先进事迹报告会,学许帅精神、做为民先锋的热潮久久不熄……

  我们相信,这世间,必将有千千万万个像许帅一样的生命热烈绽放。

 
验证码:    
全部评论
 河南图片网
Produced By CMS 网站群内容管理系统 publishdate:2018/07/02 08:59:29